小河论坛最热提供: 雄安往事之三十一:笛声飘过故乡的小河

出处:网络|最后更新:2021-03-20 13:08

小河论坛最热提供: 雄安往事之三十一:笛声飘过故乡的小河

雄媒社已经创作了这么多原创文章,就差您的关注了

流年已远去,日月已成昨,捻一段时光,浅行在儿时的记忆里。春季二、三月间总有一种声音在呼唤我的乳名,这是襁褓深处珍藏的呓梦;这是泥土与污渍中挤出的乳汁;这是透过春色碎落一地的光影。喧嚣的城市承载了我的一副皮囊,只有故乡才能安放我的魂灵。每次聆听故乡的声音,都是对我心灵的一次洗礼。

故乡村北的六郎堤下,一条小河横贯东西,然后与村东南北向的一条河道汇合。那时我们不知道她从哪里发源,也不知道要流向哪里,只知道她从远古而来,向着未来延伸而去。故乡的春天总是从小河边走来,冰雪消融,寂静了一冬的小河开始潺流溪水。水变得更加清彻,水藻开始变绿,鱼翔浅底,引得孩子们绑个鱼兜儿临溪抄来抄去。这时的天空变得高远而湛蓝,雁阵成行,如“一”如“人”,嘎嘎的叫着,把春天从江南衔来,于是故乡开始暖起来。

小河的河道并不宽阔,窄处丈余,宽处不过三丈,时光将河沿打磨得圆润而不参差。河面上水流舒缓,“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多年来如同整个村庄一样,没有跌宕,没有起伏。河的两岸多是半荣半枯的老柳树,粗大的已可环抱,当然也杂有不多的杨树、榆树点缀其中,春风把小河皴染得更加幽深。小河的深邃不是由其长度决定的,而是由岁月长出的斑驳痕迹决定的。用心灵触摸河岸,总会生出一种因沧桑变化而生长出来的幽长浩渺的怅惘和感慨。

小河依偎在故乡的土地上,滋养着这方土地上的人们,孩子们是喝着这里的风、衔着这里的土,一天天长大的。春天走的已更加稳健,柳绿花红,风光旖旎动人。柳影摇曳,如丝如挂,婆娑成少女的婀娜,在含羞的春风中飞扬。“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丝丝缕缕的柳枝,已变得如此撩人,点点滴滴醉了孩子们的心。弯腰探身到河面上的老柳,盘转着虬枝,孩子们争相攀爬上去,折了柔软的柳枝,编织成圈,戴在头上,把自己装扮成了影片中的小兵张嘎。上不了树的幼小孩子,身边已被上面的孩子扔下了一地柳条,胡乱的捡着。

草莺的叫声触发了孩子们的灵感,他们要与之一争春色。大一点的孩子,从折下的柳枝中,挑选柔韧无疤无痕的好枝准备拧个笛儿。选枝,筷子粗细的最佳,太粗了拧出的笛儿声音闷重;太细了声音过于尖利,而且不容易拧笛成功。用锋利的小刀在柳枝细的一端齐整截断,两寸长的位置处用小刀刻破柳皮直至木芯,环绕柳棍刻破一圈。孩子们蹲在树下,把这段柳棍在自己大腿上反复的搓捻,直至柳皮与木芯分离。孩子们如此的小心,才能保证环形的柳皮不裂缝,然后轻抽出木芯,一个圆柱状的柳筒就脱落出来了。在柳筒细的一端用指甲轻剐去一圈的柳绿,一公分即可。柳笛做成了,有的孩子已经迫不及待的吹响。

孩子们舔吻着新生的柳涩的清香,悠悠吹响柳笛,“呜呜、嘟嘟”嘹亮的声音传遍四野,虽没有竹笛的悠扬婉转,但足已动听整个的河面。孩子们把柳笛含在嘴,就含住了整个春天,草的青涩、花的芳香、潮湿泥土的气息,都在孩子们的肺腹中微微酝酿。小河的圆晕在孩子们未成曲调,已含深情的笛声里扩散,扩散成一圏圈得美丽。声音忽高忽低,时急时缓,曲曲弯弯,弯弯曲曲,弥散在整个河面上,飘过小河那边的树林,漫得深高而悠远。波光粼粼,溪水淙淙,小河被孩子们的笛声吹得金灿灿的。孩子们轻吟浅唱,没有铅华,整个春天是那么清新自然。

时光清浅,岁月安然,如今青丝变白发,吻老了容颜。故乡的小河渐渐消失在了记忆深处,柳笛带着光阴的故事留在了烂漫的童年。

标题:小河论坛最热提供: 雄安往事之三十一:笛声飘过故乡的小河 |http://www.nnn16.cn/zuixinxinxi/337450.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