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新闻在线提供: 巴尔干半岛“小个子”武契奇的前进之路

出处:网络|最后更新:2021-03-22 04:02

前进新闻在线提供: 巴尔干半岛“小个子”武契奇的前进之路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程靖

他二十出头步入政坛,逐渐成长为巴尔干地区最具力量的领导人之一;他身高1.98米,却时常称自己为“巴尔干半岛的小个子”;他与美欧领导人谈笑风生,也与俄罗斯保持紧密关系,更是中国“患难见真情”的伙伴……他是世界政坛上不可忽视的力量,被称为“小国大玩家”的塞尔维亚前进党领导人、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

(图说: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武契奇。图/CGTN)

武契奇是谁?

二战期间,生活在波斯尼亚中部的武契奇家族被乌斯塔沙(克罗地亚法西斯分子)驱逐,辗转来到贝尔格莱德定居。亚历山大·武契奇的父亲安德科就出生在这里。长大后成为了经济学家的安德科后来与一位女记者结了婚。1970年3月5日,亚历山大在贝尔格莱德出生。

高中毕业后,武契奇进入了塞尔维亚最好的大学——贝尔格莱德大学法律系学习。大学毕业后,武契奇前往英国布赖顿学习英语,还在伦敦做了一段时间生意。回到南斯拉夫后,武契奇在波黑的佩雷市做过一段时间的记者,期间采访过前波黑塞族总统卡拉季奇,还和前波黑塞族共和国军队总司令姆拉迪奇下过象棋。

23岁时,武契奇加入了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塞尔维亚激进党(SRS),同年当选塞尔维亚议会议员。作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两年后武契奇就被任命为激进党总书记。在1998年,年仅28岁的武契奇被任命为塞尔维亚信息部长。

2008年9月,由于激进党的领导人对于是否要加入欧盟等议题出现立场分歧,武契奇选择跟随时任激进党副主席尼科利奇离开,加入了后者创立的塞尔维亚前进党(SNS)。

同年,尼科利奇在竞选塞尔维亚总统失败后卸任党首一职,武契奇不久后当选为前进党党首。此时前进党已是塞尔维亚执政联盟与议会中最具影响力的党派。2012年7月到2013年8月间,武契奇还短暂地担任了塞尔维亚国防部长和第一副总理。

(图说:2017年,时任塞尔维亚总理的武契奇当选总统。图/Getty Images)

2014年,武契奇所领导的前进党在议会大选中获得了250个席位中的158席,与塞尔维亚社会党联合组阁,武契奇首次担任总理。两年后,武契奇解散议会,提前举行议会大选,尽管最终得票少于2014年的选举,但前进党所在的执政联盟依然确保了多数席位。2017年,武契奇首度当选塞尔维亚总统。

务实的领导人

作为加入欧盟的条件之一,武契奇在2014年首度担任总理后,便开始推行财政紧缩、国有企业私有化等改革措施。

2016年4月,武契奇宣布塞尔维亚人平均月薪历史上首次达到401欧元。武契奇说,这表明该国的私营部门的收入在不断增加,未来塞政府将继续努力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

武契奇表示,塞尔维亚当年首季度的经济增长率达到了3.5%,消费税、增值税、关税和所得税等税收收入都在不断增加。而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塞尔维亚在2020年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达到了5%。

(图说:2020年6月,武契奇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会面。图/AFP/Getty Images)

上海外国语大学塞尔维亚语专任教师费正健对纵相新闻记者表示,武契奇是一个较为务实的总统,“相比于其他欧洲领导人而言,他关心的不是连任、政党或个人利益,更多的是民族和国家利益,让塞尔维亚成为区域强国,恢复当年南斯拉夫共产主义时期或更早的王国时期繁荣。”

2019年10月,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和塞尔维亚三国签署《建立西巴尔干“迷你申根区”的宣言》,如同欧盟申根区一样,旨在推进区域内取消关税和边界障碍,实现人员、商品和服务的自由流通,促进相关国家经济合作和共同发展。

分析人士指出,该倡议是在拥有2000万人口的西巴尔干地区内部形势日趋紧张,三国融入欧洲一体化的进程受阻的情况下的一种“自救”行为,如果进展顺利,不仅有利于各国自身发展,还有助于推进各自加入欧盟的进程。

费正健指出,塞尔维亚是西巴尔干地区发展最好的国家,如今推动包括“迷你申根区”在内的倡议,都希望通过类似于“先富带动后富”的模式来促进区域内人员物资流动,同时发挥贝尔格莱德区域中心城市的聚集和辐射效应,带动整个地区的发展,缩小与西欧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

“未来如果加入欧盟,塞尔维亚与欧盟国家的发展水平差距不会太大;即使无法加入欧盟,经济的发展也是对国家有长远利益的。”费正健说。

与武契奇的雄心壮志对比强烈的是他对外表态时的谦卑和灵活。身高1.98米的武契奇是世界上最高的领导人之一,但他曾不止一次地在采访中说,相比于欧盟其他国家“更聪明的领导人”,自己只是一个“来自巴尔干半岛的小个子”。他还说,作为一个“小个子”,他不会拒绝来自美国的对话邀请。

离开激进党进入前进党后,武契奇的公开立场从激进民族主义转变为温和的民族主义,并从过去的疑欧派转为亲欧派。在接受英法等国的媒体采访时,武契奇多次被问到自己政治生涯中意识形态的“戏剧性转变”,但武契奇并未掩饰这种转变,相反他对此“非常骄傲”。

2012年,武契奇在接受法新社(AFP)采访时,指出1990年发生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是恐怖的犯罪行为”,他为“犯下该罪行的塞族人感到羞愧”。他也解释道,“我以为我们(塞族人)的所作所为是为国家好,但我错了。结果证明我们都失败了。”

(图/AFP/Getty Images)

而次年接受英国《独立报》专访时武契奇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他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能够拯救深陷危险中的塞尔维亚人,但他们失败了,现在同样需要承认错误,“我也有家人在波斯尼亚被杀害,但这像战争中发生的其他惨剧一样,我们需要向前看,不能沉浸在历史当中。”

费正健指出,在九十年代末期塞尔维亚所处的南斯拉夫四分五裂的状况下,武契奇作为一个维护国家利益和领土完整的激进民族主义人士,这是他的爱国情怀和报国志向的体现。

而进入二十一世纪,再与欧洲进行全面对抗已不符合潮流,也不符合塞尔维亚的国家利益,武契奇逐渐转为亲欧派,推动加入欧盟的进程,是一种对世界局势的相对妥协,也是基于塞尔维亚国家利益做出的政策性转变。

与中国:“患难见真情”的朋友

截至目前,塞尔维亚已成为继英国之后欧洲新冠疫苗接种率第二高的国家,每100人里平均已施打29.5剂。据《纽约时报》报道,就连塞尔维亚反对党民主党领导人、武契奇著名的批评者德拉甘·吉拉斯都说,“他在确保疫苗供应上做得很好。”

这其中离不开中国伸出的援手。今年1月16日,塞尔维亚传统新年的第二天,首批100万剂支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的新冠灭活疫苗抵达贝尔格莱德,武契奇亲自率领政府官员前往机场迎接。

2月11日,第二批50万剂新冠疫苗也抵达了贝尔格莱德。在近期与中国驻塞大使陈波的会谈中,武契奇表示,得益于中国疫苗的抵达,塞大规模疫苗接种工作正稳步推进,塞尔维亚公民对中国疫苗高度信任,也对中国以及中国专家极其信任,“这使塞尔维亚公民成为第一批受到保护的人民”。

但这已不是中塞在疫情中第一次合作。2020年2月新冠疫情爆发之初,塞尔维亚官方在财政并不宽裕的情况下给予了中国紧急医疗物资援助,贝尔格莱德市中心还举行音乐会以声援中国,武契奇等官员也公开声援中国抗疫。

当年3月,在欧洲疫情全面爆发后,在武契奇的求助后,中国迅速提供援塞医疗物资,并组织医疗专家组赴塞援助抗疫,使塞尔维亚在第一波疫情中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近年来,中国和塞尔维亚在“一带一路”以及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框架下的合作成果颇丰。武契奇曾说:“我们和中国企业合作,修建主要道路、高速公路和铁路,我们对中国企业的施工质量以及效率感到非常满意。”

费正健也指出,对于武契奇来说,经济发展是塞尔维亚的第一要务,首当其冲的就是招商引资,而中国对塞尔维亚的投资在各个方面都促进了该国的发展。

费正健于2013年至2018年间留学塞尔维亚。他表示,学习期间明显能感到当地经济发展越来越好,包括桥梁、道路在内的基础建设都欣欣向荣,“相比过去十几二十年没有发展的状态来说,进步非常明显。”

(图说:贝尔格莱德市一家疫苗接种中心内,中国国药集团的疫苗接种点。图/The New York Times)

今年2月8日,武契奇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和塞尔维亚之间的友谊可以用“患难见真情”来形容。“无论是近年来不断扩大的双边合作规模和范围,还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中国向塞尔维亚提供的帮助,(塞尔维亚)向中国表达感谢的话语重复多少遍都不为过。”

标题:前进新闻在线提供: 巴尔干半岛“小个子”武契奇的前进之路 |http://www.nnn16.cn/zuixinxinxi/338834.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