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黎社区提供 昌黎刘雨楼一家一段尘封的历史

出处:网络|最后更新:2021-10-10 14:47

昌黎社区提供 昌黎刘雨楼一家一段尘封的历史

再小的平台 也能成为品牌

赵龙江先生热衷于研究民国时期作家们的事迹。他在旧书摊上购得了一本民国时期出版的《国民日记》,其中内容涉及到了昌黎籍女作家雷妍。于是,他去请教当时仍在世的民国时期著名女作家梅娘(孙嘉瑞),从而得知了雷妍的两个女儿刘琤和刘珂的下落,并进行了采访。刘琤和刘珂的外公便是昌黎人刘雨楼——日记的主人。

一、概述

刘雨楼,名润春,是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爷爷,生于1888年,昌黎两河村人;是李大钊在永平府中学时的同学;曾与同时期昌黎科学家李书华一起供职北平研究院多年。

刘雨楼,摄于上世纪四十年代

两河村现属于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昌黎镇,位于昌黎县城南饮马河与贾河之间,在昌黎火车站西南约4.5公里,离古虹桥遗址不远。

刘雨楼育有三女一子;长女刘植莲(雷妍,民国时期著名女作家),次女刘植兰,小女刘植荃;长子(行三)刘植岩。

刘雨楼四个子女合照,应摄于上世纪二十年代。从左至右依次是:刘植兰、刘植荃、刘植莲、刘植岩。

刘植岩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北平第五区队区队长,中共太岳一委、岳北地委、运城地委书记。建国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人事部副局长,政务院参事室参事,中共中央组织部处长,中共云南省委常委兼昆明市委书记,中共中央西南局组织部部长、书记处书记,中共八大代表。

刘植岩

二、走出昌黎

刘雨楼先生1888年6月3日(清光绪十四年四月廿四日)生于两河村一个农民家庭。其父亲刘冠儒曾经拥有较多的庄田和较大的院落,是“庆丰堂”商号的主人。刘雨楼自幼在家乡私塾念书,1905年秋天与乡人李大钊、李书华等到永平府参加科考,科举停办后被永平府中学堂录取,与李大钊是同班同学。1907年夏天,李大钊考学天津时,他也同赴津门,考入长芦银行专修所。

刘雨楼的父亲并不支持他出去读书,而是希望他子承父业扩大家业。十三岁时,家里便给刘雨楼娶了媳妇,为的就是拴住他的心。刘雨楼酷爱读书,为不能继续学业而非常苦恼,曾经到贾河的河滩上苦思了三天三夜。

刘雨楼的妻子谢静宜(摄于上世纪三十年代)

他的丈母娘谢杨氏二十三岁就守了寡,自己带着一个女儿,但她是一个很有见识的人。谢杨氏把婆家分给她的田产全部卖了,支持姑爷上学。刘雨楼就是用这笔钱上的永平府中学堂及大清的银行专修科。

刘雨楼工作后把家眷接到了昌黎县城,住在教堂院里租的几间厢房里,丈母娘谢扬氏也一起生活。两个女儿刘植莲和刘植兰曾在昌黎贵贞教会学校读书。以后,全家总是随他的工作地点而变化,从山西、山东、天津等地频繁迁徙,直到三十年代才定居北平(京)。

三、刘雨楼的事业

刘雨楼毕业后投身金融业,先后在大清银行、中国银行、边业银行、农工银行、东莱银行供职,曾在大连、青岛、天津和北京等地任银行分号的襄理,乃至经理等职。

他秉性刚正,外和内介,不善附和权要。后来,因得罪上司而被迫去职。据说,他的上司向他要银库的钥匙,他认为不符合规定,开银库应该是有规定的人数一起去。所以他没有交给这位上司钥匙。上司抓住他一次投资失误而开罪于他,让他失去了工作。失业后,他曾在家赋闲很长时间,是昌黎籍老同学李书华(北平研究院二把手)帮助他到北平研究院做庶务(总务)的。

从1935年-1949年,刘雨楼一直在北平研究院做后勤工作,期间经历了抗日战争时期的北平研究院南迁上海、昆明,抗战胜利后迁回北平。据国立北平研究院《职员录》记载:1938年,刘雨楼先生代理庶务课长,兼代总办事处文书工作。他的认真细致,虽事务繁复,他确总是一丝不苟,办事井井有条,这或许得益于他早年的银行工作养成的习惯。只是因办事较真,不免得罪他人,特别对一些大知识分子的做派看不惯,称他们为学阀。若非与李书华有同乡之谊,恐怕他也早已失去了饭碗。

四、具有很好的修养

除了吸烟,刘雨楼无不良嗜好,对同僚邀约打牌尤其反感。他爱好写诗,有不错的文学功底。即使抗战时期北平研究院南迁的出差途中仍不忘阅读古诗文。如《修竹弹甘蕉文、《鹪鹩赋》、《柳亭诗话》、《明文学史》、《清代文字狱档》等等。他阅见至博,所作文字有古贤之风。

刘雨楼时常用诗词记录境遇,抒发感受,并借以排遣时光,消烦释闷。拿1938年来说,他在上海时作《浪淘沙·感怀》、《虞美人》、《诉衷情·春景》、《隐几》、《涤器》。4月13日在往香港轮船上,写诗《即事》;4月16日船到香港,作七绝《过香港》。(4月7日)又作《登香港山》;4月18日登法轮“广东号”往越南途中,作《广东轮上即事(其一)》、《广东轮上即事(其二)》;7月5日在昆明写家信,附五绝两首;10月18日-10月20日,因陆惟一(即陆鼎恒,时任平研院动物学研究所所长)先生所作打油诗,便仿题两首。

刘雨楼不但写诗,平日也常吟诗。他吟诗时穿着茧绸的白褂灰裤,黑色的尖口布鞋,站在庭院里高声吟唱。那是昌黎特有的一种腔调(老呔儿调),极具特色,有一种苍凉的燕赵悲歌的慷慨之气。外孙女刘琤记忆力很强,对外祖父吟诗的调调记得很清楚。

五、生活曾较拮据

时值战乱,经济困顿,堂堂国立研究机构经费都无法保障,薪俸更是不能足额。刘雨楼也常常囊中羞涩,常为寄北平家人生活费而愁苦。(1938年6月7日日记)他也曾写小诗抒发感慨:“家谕时时到, 催钱不肯宽。青年薪水少,禀覆十分难。”前一句“家谕时时到,催钱不肯宽”是指在昌黎老家的父母也要由他供养,所以他的经济压力非常大,以至于连自己喜爱的文学书籍也舍不得买。

抗日战争爆发之初,他随北平研究院部分人员分流到上海。刘雨楼一大家人原本生活上已是困窘拮据(从银行转到研究院后,薪资水平已大不如前,除日常生活开销,还要挤出一部分供子女学费,加上长女刘植莲毕业后起初尚未工作,以及年幼的一双外孙女......生活压力可想而知)。为了这份工作,为了保住全家唯一的生活来源,他只能想尽办法,变卖家中稍可值钱的物件。

七七事变后,先是全家凑钱让儿子(刘植岩)及小女儿离开北京。因为他心里明白儿子(刘植岩)是共产党,得尽早离开北平。当时刘雨楼的丈母娘谢杨氏把自己的陪嫁金簪子都拿了出来。钱凑齐了,儿子和小女儿才离开北平走了。

后来,北平研究院要迁往云南,只有有能力跟去云南的人去后才可继续工作。当时,去云南要走上海,通过海路去香港,经越南海防再坐火车去昆明。家里的钱是不够的。有人劝他留下,去日伪控制的华北联合准备银行任要职,但他坚决地推掉了。恰好他的大姑爷托人带钱来给妻子刘植莲,让她带两个孩子去武汉与丈夫汇合。长女刘植莲觉得孩子太小,一个刚三岁,一个不到一百天,不能在枪林弹雨中带孩子走那么远。于是,刘植莲把丈夫寄来的钱都给了父亲刘雨楼做南迁路费,大约1937年9月底或10月初才走成。

他长期吸烟,肺不好,进而转为肾病,大约在五十年代初期便退职了。虽然儿子(刘植岩)从解放区回来了,并在中组部人事二处任处长,但那时是供给制,并没有钱给他治病。刘雨楼1954年因肾衰竭去世。

六、重视子女教育

刘雨楼极为重视子女教育,虽孤身在外,仍不时给子女写信,并寄去学习材料。远方儿女有时也寄作品给他。时值战乱,他最牵挂的是漂流在武汉的小女儿植荃,不得已把她召来昆明,得以亲授诗词古文,还专门请来院中化学所副研究员白剑秋(法国里昂大学毕业,曾任中法大学教授兼化学系主任)为女儿讲授法语。此外,还支持小女儿植荃报考西南联大。

刘雨楼绝对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对儿子刘植岩早年参加学生运动和外出投身抗敌战斗也是理解支持的。他时常给孩子们讲授诗文,并出题目让他们作文,然后每一篇都给认真地修改。因此,孩子们的文学基础都打得很牢。长女雷妍(刘植莲)是英国文学系毕业的,沦陷时期教了中文。小女刘植荃是西南联大无线电专业毕业的,后来也教了中文。只有刘植兰是辅仁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干了本行。儿子刘植岩因为早年参加革命反倒没有读大学,但其中学时期就有多篇诗歌被当时国内著名的刊物采用。

七、雷妍的文学成就

长女刘植莲(笔名雷妍,1910-1952),1935年毕业于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是民国时期著名的女作家。现今,她被誉为“被遗忘的民国才女”一直被文学界探索研究。

雷妍毕业照

1937年初,卢沟桥事变发生,日军占领北平.她在北平沦陷后,只能靠信贷、典当、做女红和到私人学馆任教维持家人的生活。无奈,她试写小说投给杂志,很快被采用,并寄来了稿酬。

雷妍(刘植莲)

从此,雷妍开始尽情发挥自己的文学才能,写了一篇又一篇文章,以换取稿酬。在日伪的残酷统治下,她既不愿写美化日伪统治的作品,又不能写揭密敌人和对敌反抗斗争的作品,只能写一些乡村、城市的日常生活的场景与故事。这便是“为吃饭而艺术”。

随后,她的母校慈贞女中聘她为国文教师。她教书异常敬业,学生尊称她为“国文妈妈"。在教书之余,她也不懈地读书、写作,在北平、上海、东北和日本等地的报刊上,用"雷妍"、"沙芙"、"芳田"、"刘尊"、"端木直”、"东方卉”等笔名发表小说, 散文、诗歌、寓言等作品。

刘琤主编2006出版年的《雷妍小说散文选》

刘琤、于然主编2009年出版的《雷妍小说散文集》

她写都市人物,文笔秀丽疏朗;写乡村故事,多用白描手法,文风质朴,与乡野环境和谐。她的文字简约、准确,耐人咀嚼。短短几年,她便成为北平,乃至整个华北沦陷区文坛与梅娘齐名的女作家。

刘琤和刘珂(摄于1938年,贴于刘雨楼日记中)

赵龙江把收获刘雨楼日记的情形汇报给了孙嘉瑞(梅娘1920.12-2013.5)老师。梅娘说:她年轻时与雷妍就是好朋友,当年两人常在一起,她也常去雷妍家里,她记得雷妍有两个女儿。梅娘当即写下了雷妍女儿的名字——“刘琤”和“刘珂”。在友人帮助下,赵龙江辗转找到了北京舞蹈学院的刘琤老师,后来又见到了工艺美术学院的刘珂老师。通过刘琤对她外祖父的回忆,以及昌黎作家董宝瑞先生的相关文章,赵龙江才揭开了刘雨楼一家一段尘封的历史。

注:据赵龙江《刘雨楼和他的日记》改写

标题:昌黎社区提供 昌黎刘雨楼一家一段尘封的历史 |http://www.nnn16.cn/zuixinxinxi/349748.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