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权新闻网提供: “碰瓷”中国运动服的韩国人 活在现实版“大逃杀”里

出处:网络|最后更新:2021-10-11 23:35

民权新闻网提供: “碰瓷”中国运动服的韩国人 活在现实版“大逃杀”里

原标题:“碰瓷”中国运动服的韩国人,活在现实版“大逃杀”里

来源:瞭望智库

几天前,韩国舆论还在蹭票房破30亿的《长津湖》热度,称中国演员吴京此前在《老师·好》中穿的服装抄袭当红韩剧《鱿鱼游戏》,结果翻了车。转眼,《鱿鱼游戏》又被曝抄袭了日本影片、韩国综艺节目,甚至还有知名荷兰版画艺术家的设计。

碰瓷的变成了笑话。

但话说回来,456个亡命之徒,为了456亿韩元(约合3800万美元)巨奖,玩着“大逃杀”游戏;而富人们悬赏奖金,“欣赏”着他们的生生死死……这部剧所反映的残酷现实,才是韩国社会最应该关注的痛点。

生活在现实世界里的普通韩国人,或多或少会从《鱿鱼游戏》找到自己的影子。

本文转载自新民晚报国际部微信公众号“深海区”(ID: xmshenhaiqu),原文首发于2021年10月7日,原标题为《我们在 长津湖 里追忆先烈,韩国人在《鱿鱼游戏》里找寻自己》,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像剧中人一样争夺有限资源

离异、失业、创业失败的40多岁赌徒成奇勋,没钱给女儿买生日礼物、给母亲治病;从顶尖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因处理客户资金不当而被通缉;移民到韩国的普通人,遭遇拖欠工资的老板……《鱿鱼游戏》中的这些角色,在韩国尤其是年轻人当中引发共鸣。

《鱿鱼游戏》中的主人公为了偿还巨额债务而参加游戏,争夺巨额现金奖励。图源:NYT

今年35岁、生活在首尔的具溶贤,花了一夜时间追完这部电视剧后若有所思。失去了稳定工作,如今具溶贤靠自由职业和领取政府的失业救济金过活。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刚从大学毕业的申艺恩,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找到一份看似稳定的工作。“如今,20多岁的韩国年轻人真的很难找到一份全职工作。”27岁的申艺恩说。

然而,生活并不允许他们停下来。

尽管总人口在减少,韩国依旧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国家之一。尤其是在首尔这种人口密集的大都市里,就业、求学甚至恋爱,都面临着极端激烈的竞争。“在韩国,所有父母都想把孩子送进最好的学校。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存足够的钱、住最好的社区。”申艺恩觉得,这个目标对她来说有点不太现实,“我甚至从来没敢计算过,要达到这一切,需要花多少时间。”

在具溶贤看来,生活在拥挤都市中的韩国人,虽然不用担心剧集里戴面具的杀人守卫和藏小刀的竞争对手突然出现,但他们也不得不彼此争夺、抢占逐渐减少的资源,就好像参加“鱿鱼游戏”的亡命之徒一般。

2

像剧中人一样两极分化严重

让资源变得越发稀缺的,正是“付费观战”的富人。

今年3月,韩国媒体曝光了一起非法炒地案,引起轩然大波。多名韩国土地住宅公社(LH)职员在首尔西南部购买了一处价值880万美元的土地,并将其注册用于农业和林木业。这正是韩国房地产投机者惯用的伎俩:一旦该地区被接管用于住房开发,开发商不仅需要支付土地费用,还需要支付林木费用。

首尔民众在韩国土地和住房机构外举行抗议活动。图源:韩联社

“一些人通过房地产不法行为迅速发了财,而其他人即使辛辛苦苦存了一辈子钱,还是几乎买不起房子。”29岁的上班族朴英植想为他和女友即将建立的小家庭寻找合适的住房。但家在哪里?他们找不到答案。

根据韩国政府运营的韩国房地产委员会的数据,仅在文在寅任职韩国总统期间,首尔的公寓价格就飙升58%,一些热门住宅区的价格几乎翻了一番。

“盗贼巢穴”,愤怒的民众在位于首尔的韩国土地和住房机构门口贴上这样的标语。

3

像剧中人一样为赚快钱而狂

对社会的不公和人生的不如意感到沮丧和悲观,含着“土勺子”出生的韩国年轻人看不到上升的通道。

《鱿鱼游戏》中的亡命之徒可以为了巨额奖金而不顾生死,甚至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现实中,越来越多韩国人为了能咸鱼翻身,开始痴迷于寻找赚快钱的方法,寄希望于买彩票中大奖或是靠炒股,走向人生巅峰。

很难想象,12岁的韩国男孩权俊平日里除了忙着学习、打球之外,还涉足股票市场。“没有理由仅仅因为你还是个孩子就不允许赚钱。现在正是训练自己赚钱的大好时机。”权俊觉得,自己应该向能赚快钱的韩国娱乐圈发展,而不是为争夺一个大学入学名额焦头烂额。

12岁的股民权俊。图源:路透社

但和许多投身股市的韩国年轻人一样,权俊只看到了自己赚钱的可能,却对潜在的风险知之甚少,容易听信社交平台上那些自称“投资大师”的人的投资建议。

“赚钱困难是韩国人如此痴迷于赚快钱的原因之一。”具溶贤说,“我想知道,如果在现实生活中举办‘鱿鱼游戏’,会有多少人参与。”

延伸阅读

吴京“中国”外套被指抄袭韩剧,网友:穿越到未来抄袭?

文 | CD君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中国日报双语新闻”(ID: Chinadaily-Mobile)综合自观察者网 上海新闻广播  MinNew,原文首发于2021年10月7日,原标题为《吴京“中国”外套被指抄袭韩剧,网友:穿越到未来抄袭?》,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最近,韩剧《鱿鱼游戏》火了,韩国媒体也趁势开始了炒作。

10月5日,韩媒《朝鲜日报》一篇报道称,韩国诚信女子大学一教授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发文谴责“中国服装抄袭了《鱿鱼游戏》的服装”。

该教授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在购物软件中,擅自利用李政宰的照片销售因电视剧而出名的绿色运动服,是非常错误的行为。他还在帖子中又继续宣扬着他的一贯言论,声称“(中国)抄袭韩国内容的事情也太多了……(中国说)泡菜、参鸡汤、韩服等源于中国。”

此前,他已经就这些议题几次三番地“碰瓷”中国,还曾多次给百度写抗议信。

不过,这次碰瓷吴京,算是找错了对象。韩国人大概不知道吴京这件衣服在中国有多火。

吴京这件“中国”衣服,最早出现在2019年上映的电影《老师·好》中。电影里吴京客串了一位体育老师,片中戏服就是这款印着“中国”两个字的深绿色复古运动外套。

而后,这件印有“中国”字样的衣服配上吴京的表情,被网友疯转成各种表情包。

在今年东京奥运会期间,这个表情包更是火出圈,堪称“全中国最好用表情包”。

而这件衣服的历史,则更加久远。“中国”运动服来自“梅花体育”,作为新中国成立时诞生的国货品牌,它伴随了中国几代人的成长。

1982年,“体操王子”李宁在第六届体操世界杯上夺得六项冠军,领奖时穿的便是梅花运动服。

1984年,中国代表队参加美国洛杉矶奥运会时,梅花运动服被指定为中国代表队专用服装。

而《鱿鱼游戏》在2021年9月才首播,大家懂的都懂。

还有网友干脆把吴京表情包P到《鱿鱼游戏》里,相关话题“假如吴京参加鱿鱼游戏”一度登上热搜。

在前几天电影《我和我的父辈》的首映礼现场,吴京再度穿上了这件“中国”运动服,还懂行地把拉链一拉,再现“中国名场面”。

网友:拉上拉链才是真“京典”,因为,“中国不容分裂!”

微博热议

标题:民权新闻网提供: “碰瓷”中国运动服的韩国人 活在现实版“大逃杀”里 |http://www.nnn16.cn/zuixinxinxi/350243.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