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州生活网提供: 耀州“绿”里的秦腔味

出处:网络|最后更新:2021-10-13 06:14

耀州生活网提供: 耀州“绿”里的秦腔味

不知道您听过华阴老腔没有?只要听过一次,哪怕是在电视剧、电影中听过几声吼,保准难忘。
华阴老腔以雄壮强悍的秦风秦韵见长,音色与音调中充斥着浓郁的古风民俗。就像陕西的油泼面,鲜香、酸中带辣!
秦腔虽是很小的戏种,唱起来气场却很大。邻里邻外,抬着自家的木条凳,带着自制的琴弦,不用大剧院,天地就是秦腔最好的舞台。也不用人山人海的观众,乡邻就能托起一场令人荡气回肠的戏来。
苍劲的老腔响起,空气中便有了饱满的张力。古战场上的人欢马叫,鸣金收兵,长枪大戟,刀光剑影,全都一股脑气吞山河地滚滚而来。回顾四野,天地苍茫,陕西人阳刚雄强的性格跃然而出。
这种“吼”,可谓声音的过度释放,过度释放为——“老腔老调”。一反细腻幽雅,优美婉转的面目。唱腔土生土长,奔放强悍,体现的是北方人的特质。
演出中呐喊助威,帮唱拉坡。紧要时,惊木还要击板凳加以伴奏,增强气氛。难怪当地人们形象地说:“拉坡号子冲破天,枣木一击鬼神惊!”
在欣赏华阴老腔这样的国家非物质遗产时,体会得越深,就越能理解同样诞生在陕西的著名窑口——“耀州窑”的艺术特色。

宋 耀州窑青瓷刻花碗
陕西省历史博物馆藏


耀州窑是宋代北方最重要的青瓷,相较于南方的龙泉青瓷,北方人喜欢的东西,不仅仅是它的绿颜色重一点,深一点,而是将北方人的性格——深沉,厚重,朴实糅合进去了。

宋 耀州窑青釉刻海水鸭纹花式碗
故宫博物院藏


只要对比一下龙泉青瓷的“绿”,就会感受到龙泉青瓷的“绿”,接近于一种“翡翠之绿”,像“杨柳新叶”,呈现的是一种柔美莹润的釉质,这也更接近于南方的人杰地灵,天性柔软。

龙泉青宋韵青瓷小花插
观复博物馆出品


而地域与文化背景的不同,造就了耀州窑的“绿”是更加苍劲的“老绿”。
耀州窑的纹饰同样体现了浓郁的北方风格。陕西人和山西人都吃刀削面,这刀削面的刀法遗传到瓷器上,就演变为动刀刻花。

宋 耀州窑青釉刻花婴戏纹碗
故宫博物院藏


所以耀州窑上的纹饰,大部分是“刀刀见泥”刻出来的,入刀角度是斜的,一刀下去,必定见泥。就跟削面片的角度一样,并不简单的划出来的。
耀州窑的窑址发现较晚,20世纪80年代在陕西铜川黄堡镇发现。铜川地处关中平原和陕北黄土高原南缘交接地带,境内沟壑纵横。
铜川旧称同官,宋时属耀州,故称耀州窑。铜川制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代,在北宋熙宁年间,耀州窑烧造技术达到最高峰。
宋代耀州窑的刻花、划花、印花,以犀利、圆活、流畅、自然的纹饰线条见长。其中,牡丹花可以作为一种代表纹饰彰显耀州窑奔放的艺术感染力。

北宋 耀州窑刻花缠枝牡丹梅瓶
上海博物馆藏


唐代刘禹锡有诗曰:
庭前芍药妖无格,
池上芙蕖净少情。
唯有牡丹真国色,
花开时节动京城。
唐朝时候,牡丹的栽培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贵族妇女出行,头上也都愿意别一朵醒目的牡丹花,表达唐代妇女内心开放的情感。
牡丹由此在北方地区给文人、手艺人、陶瓷工匠极其强烈的文化印象。

北宋 耀州窑青釉刻牡丹花瓶
故宫博物院藏


故宫博物院藏北宋耀州窑青釉刻牡丹花瓶,刻工刀锋犀利,斜刀深刻,牡丹花繁而不乱,花冠丰满,俯仰结合。
作为耀州窑的主打商品,牡丹纹是主要的代表纹饰。牡丹纹的雕工经过一代代工匠言传身教,民间用最朴素的语言表达了民间艺人的创作方法,不拘泥于客观的现实,才能有像耀州窑这样出类拔萃的民窑贡瓷。

标题:耀州生活网提供: 耀州“绿”里的秦腔味 |http://www.nnn16.cn/zuixinxinxi/350655.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